• 辽宁一招商引资企业转让股权财物两空转让方深陷刑事漩涡
    发布日期:2019-08-08 13:03   来源:未知   阅读:

  辽宁华安消防科技产品有限公司(下称“华安消防”)法人王维久在三年半前做了一个错误决定,至今想起来仍然悲愤不已。当时,他以8500万元的价格,将自己投资了近亿元的公司的股权,转让给了辽宁沃土环境修复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沃土环境”),不但钱没有拿到,现在连企业也要不回来了。更让王维久无奈的是,自己还被公安局作出的一份伤情鉴定牵入了一场刑事案件,而他从辽宁省铁岭县一直举报到辽宁省扫黑办,等待他的竟然是报案材料遗失的结果。

  2010年,在沈阳做生意的王维久被辽宁省铁岭县新台子镇招商引资到当地开办企业,于该年4月注册成立了辽宁华安消防科技产品有限公司,历时4年多的时间,耗资近亿元终于在2015年建成四万多平方米的厂房和办公区并投产,生产防火安全门。王维久告诉《法律与生活》记者,华安消防的生产和销售的业绩还不错。

  2016年3月17日,华安消防(甲方)与沃土环境(乙方)签订《公司股权整体转让合同》(下称《合同》),王维久将自己和母亲100%的股权以8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沃土环境,并约定:2016年12月31日前支付转让金500万元,2017年12月31日支付转让金3000万元,此后三年每年12月31日前分别再支付2000万元、1000万元、2000万元的转让金,沃土环境股东祝某增(沃土环境实际控制人)、万某云、沈某、王某立(沃土环境法定代表人)以个人担保,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合同》约定:如乙方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按时支付股权转让金的任何一笔转让金,视为乙方违约,同时甲方有权解除本协议,乙方对目标公司的所有投资及已付的转让金无条件作为违约金和赔偿款赔偿给甲方,乙方无条件放弃任何追讨权。

  按照合同约定内容,王维久原以为可以安心地将企业转手,安心地回沈阳做自己的主营业务,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双方合作转让的第一笔款项就出了问题,原定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支付完成的500万元并没有按期到账,直到2017年6月,沃土环境才在多次推脱和被催讨下,陆续向华安消防支付了396万元。

  2017年9月21日,万般无奈的王维久在辽沈晚报做了公告,要求解除合同,收回企业。

  25日,王维久和公司员工刘佳到华安消防准备与沃土环境交接手续。到达工厂时大门紧锁,随后从门卫出来一位满身纹身者宋某刚,告知不准进入工厂,并要求给他老大祝某增打电话。老工人王思亮见以前的老总无法进门,便进入门卫室将电动大门打开,宋某刚直奔王思亮质问:“谁让你开门的?”边说边动手打了王思亮。

  王维久回忆起当时的场景还心有余悸:“当时我还在大门外,怕发生冲突,就告诉王思亮把门关上,他们同意开门后我再进厂区,接着门卫里又来了一个人,后来经了解此人叫柏某,奔向王思亮直接大打出手,我怕老工人挨打就上前拉架,这俩人不听劝还把我鼻子打出血了!”王维久无奈自卫和对方扭打在一起,此时公司员工刘佳赶紧拨打110报警,二十分钟左右新台子派出所出警,并依法对双方做了讯问笔录。王维久到铁岭县法医鉴定中心检查验伤,被确诊为右手最小拇指打断手筋,经鉴定属轻微伤害。

  同时,宋某刚也去了铁岭中心医院进行检查,而让人意外的是,第二天王维久接到了新台子派出所的传唤,称宋某刚两颗门牙被王维久打掉了,有本溪本钢医院病历证明,并要求对王维久刑事拘留。王维久当时便提出质疑:我们两人同时到铁岭中心医院就医,怎么会出现本钢医院的病历呢?而且当时并没有把宋某刚的牙齿打掉,他的法医鉴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王维久告诉记者:“后来我才知道,祝某增和王某立是想通过刑事案件的手段把我关进去,以此达到霸占我企业的目的。他们让宋某刚打掉自己两颗牙齿,并给他30万元,这样我就会因为构成轻伤害而入狱,阻止不了他们对我企业的争夺。”

  据知情人透露:起初铁岭县法医鉴定中心并没有给宋某刚做法医鉴定,后来,铁岭县公安局霍政委陪同王某立和宋某刚去了该法医鉴定中心,霍政委把放假在家的岳法医找来,指示岳法医把宋某刚鉴定为轻伤。

  7月11日,记者来到铁岭县公安局,调查了解铁岭县法医鉴定中心做出法医鉴定的过程。宣传科一张姓副主任在了解了记者的来意后表示:我们这里只接受正面宣传,监督类的报道我们都是不接受采访的,这是局里的内部规定。当记者要求张主任出示相关规定时,张主任又说:“具体规定我也没看到过,是我们局领导告诉我的。”

  7月12日,记者联系了沃土环境的法定代表人王某立,王某立直接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随后记者又拨通了沃土环境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祝某增的电话,当知道记者的来意后,他表示会协调王某立接受采访。记者再次拨通了王某立电话,提出想了解双方公司合同违约纠纷和宋某刚门牙被打掉的相关情况,王某立答应记者互加了微信,但加完微信后未做任何答复。

  宋某刚掉了两颗门牙的刑事案件像一把利剑,天天悬在王维久的头上,企业已经被沃土环境实际控制了三年多的时间,自己还要一边还着银行的贷款,一边时刻担心着自己随时会被铁岭县公安局抓进看守所。与此同时,自己投建的厂房却被沃土环境以高额租金租给他人获利。

  2018年11月14日,王维久在多次报案无果的情况下,到辽宁省公安厅扫黑除恶办公室报案,诉说了自己转让的企业被霸占但收不回转让金,又被对方企业联合当地公安局领导诬陷刑事犯罪的事实。

  吊诡的是,半年多后,王维久才知道,他的报案材料在辽宁省公安厅扫黑除恶办公室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了。

  王维久无奈地对记者说:“扫黑办工作人员说我的报案材料弄丢了,我要求重新报案做笔录,他们就没人搭理我了,去多少次都是这一个结果。”

  2019年7月12日,记者来到辽宁省公安厅扫黑除恶办公室了解情况,门口的保安在得知记者要求采访时表示:“我们这里只接收材料,采访的事情去厅里。”随后记者又赶往辽宁省公安厅,在公安厅门口,记者再次遭遇了保安:“我们这里采访都是要提前预约的,如果里面没有认识人,你肯定进不去。”记者希望保安提供宣传处或办公室电话,保安直接回绝:“给不了。”

  记者无奈之下通过114平台查询到了辽宁省公安厅宣传处的电话和另外一部办公电话,但前后拨打十余次都无人接听。

  据了解,华安消防已经对沃土环境提起了诉讼,要求解除合同并交还企业,铁岭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定支持解除合同,但不支持华安消防提出的损失赔偿和沃土环境在使用企业期间产生的水电费用等诉求,于是双方都提起了上诉。现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9)辽12民终676号裁定,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